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浏览
语文老师,请理直气壮地“讲”
【来源】:仙桃三中  【时间】:2014/11/27   【查看】:2311
语文老师,请理直气壮地“讲”
仙桃三中  唐国强
      自新课标倡导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以来,许多学校、诸多专家提出了“把课堂还给学生”的口号,各种“自主学习”模式应运而生。仅我亲身观摩学习过的就有山东杜郎口中学的“三、三、六”自主学习模式、江苏洋思中学的“先学后教,当堂训练”模式、湖北四黄中学的小组合作学习模式,这些模式都无一例外地强调老师要“精讲”、“少讲”,甚至硬性地规定“教师一节课讲课不得超过5—10分钟”。一时间,“讲”成了课堂中的霸权主义,成了扼杀学生创造性的罪魁祸首,成了传统落后教学方式的代名词,“讲”多“讲”少成为衡量一节课优劣的标准,老师们纷纷三缄其口,退居课堂“角落”,成为课堂的“旁观者”甚至是“隐身者”。对此,笔者实在不敢苟同,作为一名长期在一线从事教学工作的语文老师,我想说——“讲”是语文老师的安身立命之本,有着其他教学方式不可替代的作用,只要内容恰当、方式合理,该“讲”时就要“讲”,不仅不要怕“讲”,还要理直气壮地“讲”!
       这里首先厘清一个概念,语文老师的“讲”到底指什么,我们常常说言传身教,我想言传就是“讲”,具体地说,包括朗读、介绍、分析、评价、解答等等。
       语文老师为什么离不开“讲”呢?
       第一,从语文学科的特点来说,语文老师离不开“讲”。语文有人解读为语言文字,有人解读为语言文学,有人解读为语言文化,无论哪种解读都承认语文是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语文的功能除了致力于学生语文素养的形成与发展,还担负着文化传承的责任。具体地说,语言文字的学习、语文知识和技能的传授、传统文化的传承都离不开老师的“讲”。
       第二,从语文学科的特点来说,语文老师离不开“讲”。教育学理论认为,教师和学生永远是构成课堂教学的核心,所谓“教学”,“是教师传授和学生学习的共同活动”,“是教师教和学生学的共同活动,学生在教师有目的、有计划的指导下,积极主动地掌握系统的科学文化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发展能力,增强体质,并形成一定的思想品德。”教和学不是非此即彼的二元对立,而是相辅相成、相互依赖、相互影响的。因而课堂既是学生“学”的场所,也是教师“教”的场所。教师的“教”,就离不开“讲”,语文老师尤其如此。
       第三,从新课标的理念来说,语文老师也离不开“讲”。新课程标准提出,“学生是教学的主体”,“教师是教学的组织者和参与者”,“教师是平等对话中的首席”。不难看出,新课标提倡学生的自主学习,但并不排斥教师的主导作用。有课改专家说,语文学习就是学生与文本、教师进行思维碰撞的过程,试想,没有老师的“讲”,只有学生的“学”,如何产生思维碰撞呢?
      “ 讲”作为语文老师一种重要的教学手段,还有着许多不可替代的作用。
      “ 讲”能创设良好的教学情境,营造浓厚的情感氛围。一个好的导语、一段声情并茂的范读、一段激情洋溢的讲述常常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最后一课》中韩麦尔先生满含深情的开场白,不但打动了每一个听课者的心,还唤起了小弗朗士内心深处的爱国意识。
      “讲”能启发学生的思维,加深学生的理解。教师关键时刻的讲解和点拨往往能起到“一语惊醒梦中人”的作用,适时的补充和延伸能拓展学生的思维、加深对文本的理解。我在教《老王》一课时,学生对结尾一句“那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不幸者的愧怍”始终无法理解,他们总觉得“我”对老王已经给予了力所能及的关爱,为什么还要感到“愧怍”呢?这时候我就启发学生说:“对人的关爱除了物质上的帮助,还有什么?”学生立刻就想到了精神上的尊重,紧接着我又给学生补充介绍了作者夫妇当时挨批被斗无人问津的处境,进一步启发学生:“老王对‘我们’这样的‘牛鬼蛇神’并没有避而远之,而是认定‘我们’是好人,尊重‘我们’,并且知恩图报,临死前一天还要给‘我们’送香油和鸡蛋,对这样的人,‘我们’除了要给他物质上的帮助,更应该给他什么?”学生齐答:“精神上的尊重。”我趁热打铁:“对!不仅是尊重,还要敬仰,而‘我’觉得做到了吗?那么,你们觉得‘我’‘愧怍’的真正原因找到了吗?”至此这一难点迎刃而解。
       “能控制课堂的走向,避免学生误入歧途。有时候,课堂上学生兴之所至,随意发挥,常常会偏离课堂正常的轨道,耽误时间不说,还会形成错误的认识,这时候老师的主动干预和纠偏就显得十分重要了。我在教《阿长与〈山海经〉》时,学生对“阿长讲‘长毛’的故事”表现出了非凡的兴趣,有的学生说: “‘长毛’不就是农民起义军吗?怎么会如此残忍、毫无人性呢?”有的学生说:“怎么会脱了裤子站在城墙上,炮就放不出来了呢?”有的学生说:“阿长给‘我’讲这样的故事是不是毒害儿童呢?”一时间,学生议论纷纷,情绪热烈。我觉得这样讨论下去,会违背作者写作的意图,产生相反的效果。于是,我果断地干预了讨论:“同学们的探究精神很好,但作者写这件事只是为了表现阿长的无知和愚昧,而阿长的无知和愚昧一是因为她没有文化,二是受反动政府的宣传,其他的就不用深究了。”
      “讲”还能联系学生的实际,起到思想教育的作用。很多课文,都是文学性和思想性俱佳的文章,如果能在学习的过程中,适当地联系一下学生的生活实际,往往会对学生的思想和认识产生影响。我在教完苏霍姆林斯基的《致女儿的信》后,讲了这样一段话:“在作者的笔下,爱情是如此的美好,可是为什么青少年学生不能早恋呢?就像春天是开花的季节、秋天是结果的季节一样,青少年时期正是学习知识的大好时期,是开花的季节,如果我们过早地品尝爱情,那么得到的一定是青涩的果实。”
      “讲”既然具有这么多重要的作用,为什么在现在的课堂教学改革中如此受排斥呢?我想,也许是传统的课堂教学中有着太多的照本宣科式的“讲”和满堂灌式的“讲”,所以造成了改革派们对“讲”的全盘否定。如果是这样,那是不是有些以偏概全,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了呢?所以,我觉得实在没有必要对“讲”多“讲”少作一个硬性的规定,重要的是解决好“讲”什么和怎么“讲”的问题。科目的不同、课型的不同、教学内容的难易程度可能都会影响到“讲”的时间的长短,对有的课来说,“讲”五分钟就已经算多,而对有的课来说,可能“讲”三十分钟也不为长。“精讲”“少讲”作为一种“还课堂给学生”的倡导未尝不可,但并不能说“讲”的越少就越好,教师就该退居幕后。如果“讲”的内容恰当、方式合理,那么该“讲”时还是要“讲”。反观现在的有些实验课堂,“自主学习”花样繁多,课堂气氛热闹非凡,学生的“学”的确是多了,老师的“讲”的确是少了,可真正的实际效果又如何呢?学生的很多“学”都处于一种浅层次的状态,很难真正掌握知识与学习的规律,达成应有的学养积淀。“轻讲”的结果是导致“学”的肤浅、耗时、低效。这也是类似的教学模式不被教师所接受,尤其受到成熟和优秀教师强烈抵制的一个重要原因。我对所谓的教学模式一直不太感冒,古人讲“教无定法”,提倡或采取某种教学方法完全可以,但是如果硬要给教学一个固定的模式并且还要强力推行,那岂不会形成“千课一律、万师一法”的局面,诚如是,那不仅是学生的不幸,也是教育的悲哀。
       以上论述,并不是要回到“教师中心论”的老路上来。从学生出发,时刻关注学生,这才是课堂教学改革真正的基础和生长点,教师树立“学生主体”意识,确认学生是学习的主体、认识的主体和发展的主体,让学生在教师的指导下自己阅读,自求理解,自致其知,这是课堂教学的宗旨。教师应该在如何激发学生的内驱力、如何优化自己的教学方法上下功夫,而不是在形式上做文章,更不是盲目跟风。
传统的未必就是落后的,只要我们内心装着学生,最大限度地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最大程度地丰富学生的语文知识、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那么,“讲”又有什么不可的呢?所以,我说,语文老师,请理直气壮地“讲”吧!